宜宾做网站
| | 保存桌面 | | 手机扫二维码

宜宾做网站

做网站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»
只见房门也隙开一条缝,里面台子上的油灯还不曾吹灭,火光射到外头。张文祥人凑上去,对里面一望,只见姑娘的床正对过扇房门,床上的帐门还在唰唰唰……的动。文祥一看,嘿!心里火啊,自己怨自己,张文祥啊张文祥,你蛮好安安逸逸睡你的觉,偏偏要半夜三更爬起来,就是看这种事情?心里的火噗!噗!噗!望上升,这只脚在地上砰的一蹬。张文祥自己不感觉,还以为没有用什么力,其实因为在火头上,这一脚份量不轻,声音蛮响。何况现在又是三更敲过,四周寂静无声。你砰的一脚蹬过,里面声音来了:“谁?”张文祥一听,是姑娘在问,不同答。“哪一个?”这三个字的份量比“谁”字重得多,声音也响得多了。张文样想:再勿答应不行了,姑娘要火哉。答应吧:“是我。”“啊!是你?三更已经打过。你不在房中睡觉,到人家姑娘房门口来何事?你要放稳重些。”张文祥一听,这个火啊更加提起来,喔唷!你这位姑娘原来是阎罗王的阿姨一老鬼?房间里藏了个男人,还要叫我稳重点?张文祥的火发作了:“好一个稳重!”拉起右腿对准房门,噔!一脚,把扇房门噔——嘚儿——噔!踢得撞到墙头上,再弹回来,房门开得直堂堂。张文样一只手又在腰里,一只手拿根纸媒头,面孔壁板,站在房门口。姑娘一听,啊哟!房门也踢开了!“你干什么呀?”人要紧在床上哗啦,坐起来,两只手抓着帐门“哗”一掀。文祥看见姑娘,身体马上打侧。姑娘惊觉,对自己身上一看,“啊哟,要死快哉。”要紧拿帐门放下来,身上检点舒齐,下床,鞋子着好,人立在梳妆台面前,床上的帐子仍旧下着。姑娘问道:“干什么?”“捉…”张文样只说了一个字,喉咙口会粳住的。他本来想说“捉奸”。但“捉”字出口之后,脑子里一想这个字怎幺能说?第一,“捉奸”我自己没有资格,既非父母,又非丈夫。何况捉奸捉双捉贼捉赃,捉不牢要吃耳光。所以“捉”字出口之后,“咳、咳、咳……”就此把个“奸”字咽到肚皮里去哉。“干什么?”“捉……”“干什么?”“捉…”两个人赛过并好男女双档在书坛上演出这样,你一句,我一声的在吵。

睡住中间房里的老人家被吵醒了,只听见外头:“捉……”“干什么?”“捉……”啊哟!一个是女儿的声音,一个是张文祥的声音,各不相让,争吵不休,半夜三更的,什么事情啊?“女儿,为了何事?”“爹爹,你快些来啊!”“是,是,来了,来了。”老人家要紧起来,黑咕隆咚,心急慌忙,硬要把两个纽扣塞进一个纽襻洞里去,随便怎么也塞不进去,索性不塞了。老人家下床,套上鞋,点燃灯,跨出房门,只看见张文祥站在女儿房门口。“文祥!”啊呀,不好!张文样想,把老娘舅吵醒了。“惊吵母舅大人!”老人家想:你们这样吵不歇,我能不起来么?“为了何事?”“这个…”张文祥想:怎么说好呢?我又不能说,你女儿房里藏了个男人,这样说要吃耳光的。再一想:有了,让我真话里夹点假活,说得漂亮点:“母舅大人,刚才文祥在房中似睡非睡,猛然听见瓦屋上有足步声,故而文祥起来,在姑娘房门口叫捉……”“哦哦哦,可是当真?”“是,我听得清清楚楚,这个人到姑娘房间里去了。”“啊?!真有此事?”“文祥不敢撒谎。”“好!既然如此,待我前去捉拿贼人。”“母舅大人请。”老人家踏进女儿房间里,到女儿身边。对女儿望望,丑看见女儿眼泪汪汪。老人想:女儿啊!你也是有武艺的人,贼进了家,不去捉贼,怎么在这里哭呢?现在来不及与你讲道理,先把贼捉住要紧。所以只顾拿了盏油灯到床背后,床底下四处来寻。“文祥。”“母舅大人。”“没有贼人。”张文祥想,我听他进去的,怎么会没有呢?“有!”老人家想:我端了盏油灯在这里查都没有查到,你没有进来查,怎么一口咬定说有呢?大概躲在哪里,快点让我再四面仔细查一下。老人家义在床底下,床横头,床背后,四面一寻。“文祥,没有啊!”“有!”“噢?”老人家哒哒哒哒……四面再寻一遍。这次算得道地哉,连抽屉都打开来看过了,好象贼骨头会藏在抽屉里那样,还是没有。老娘舅对张文祥看看:“文祥,实在没有。”“有!”老娘舅也不高兴了,心里想,你寻开心也不能这祥寻法。转过来一想:也许他是亲眼看见,既然如此,叫他指出来,我好去把个贼捉住。“文祥。既然你知道贼人在何处,不妨对我讲明,让我去捉拿贼人。”张文祥对老娘舅看看:娘舅啊娘舅,你这个女儿没有养着,厉害得过头哉,房间里藏了男朋友,反面叫我张文祥放稳重些。张文祥因为心里有气,也就没考虑仔细,脱口而出:“母舅大人,你要问贼人在什么地方?”“正是。”“就在你家令嫒小姐的床上!”“在床上”这三个字的份量太重了。“啊!”老娘舅这只面孔顿时红变青,青变白哉,端灯的手不停地抖,灯里的油都要泼出来了。“唉!”老人家把头调转来。对女儿看看,心里气啊!女儿啊女儿,你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?如果张文祥到城外一讲,叫你表哥陈金威令后怎么做人?但是老人家翻过来一想:不会的。女儿从小由我抚养,素来稳重,哪里会做出这种事情?今天你张文祥说贼人就在我女儿床上,我倒要当着你张文祥的面,把床上帐子掀给你看。如果没有,你张文祥血口喷人,坏我女儿名声,我就打你耳光,叫你认错赔礼!所以老人家气呼呼抢步上前,走到床边上,起两只手指头,嗒,把帐门帘夹住。但是老人家翻过来一想,万一帐门掀开来,里面果然有人,并日这位仁兄大人阁下对我舌头伸伸,眼睛眨眨,叫我这只面孔放到什么地方去?现存事情已择弄僵,我又不好对张文祥讲,说张文祥,我有数目了,你回去睡觉吧,我去把他捉出来好了。想到这里,老人家全身气力消失得干干净净,今天这个帐门帘好象有千斤重,两个手指头哪里夹得动?只见他咬紧牙关,手索索抖,用足气力,把帐门一点点,一点点掀开,两只眼睛要紧对帐子里一望,啊!老人家定心。为啥?帐子里什么也没有。老人家一股气从胸中升起。把帐子“哗啦”一掀,往两边帐钩上一挂,转过身来,走到台子旁边,把手里的油灯噔的往台子上一放,面孔壁板:“文祥,你看!”
0条  相关评论


快速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做网站
  • 电话:13222222222

文章